栏目导航

中国盐城
盐城
盐城市
社区
新闻中心
企业文化
地方资讯

地方资讯

主页 > 地方资讯 >

开启美国针灸先河

发布时间: 2021-07-20

  本文是樊蓥先生对美国针灸界元老李耀武先生的采访稿,详细介绍了李耀武先生从1972年成立“纽约针灸治疗中心”,到被迫关门转战华盛顿,成立“华盛顿针灸治疗中心”,最后迁到佛罗里达州的辛酸历程。本文对针灸在美国未来的发展,乃至整个中医学走向世界,都具有较高的参考价值。——编者

  由李耀武医师、本森医师和纽马克先生设立的“华盛顿针灸治疗中心”是美国现代历史上第一家广受关注的针灸中心,最初成立于1972年5月,名为“纽约针灸治疗中心”,于当年7月12日在纽约正式开诊,但不久后被纽约当局关闭;后在华盛顿特区支持下于1972年12月28日重新开业。该中心是迄今为止在美国本土开业最久的针灸临床机构,本文的受访对象正是该中心创始人之一的李耀武医师。

  樊蓥:您1972年时开设了美国历史上第一家正式的针灸诊所,请问您是在什么情形下开设这个诊所的?遇到过什么样的波折?

  李耀武:这个诊所经历了3个阶段,开始在纽约,之后在华盛顿,后来搬到佛罗里达州。

  我是1971年年底从以色列来美国发展的,正是尼克松总统访问中国前后,那时的报纸、电视上已经有不少关于中国针灸的报道。在这样的氛围中,我开始产生在美国从事针灸行业的想法,有一点空闲,我就忙着完善我的针灸探穴仪和电针仪,同时也走访一些在纽约唐人街的中医师。当时虽然美国报纸和杂志有过针灸的报道,但针灸还不是一个正式的或法律认可的专业,也没有“针灸师”这个职业。我到纽约唐人街多家中医诊所考察了3个多月后发现,针灸针具在唐人街的商店里可以随便买到,他们都是在家里看诊,针灸治疗一般3-5美元一次,多数中医师的房屋狭小、老旧、阴暗,卫生条件不佳。

  【当时在美国加州和纽约的唐人街,有为数不多的华裔中医,大多是地下状态,没有执照,服务对象也主要是华裔。因为中医或者针灸当时在法律上没有任何描述、限定或说明,尚属灰色地带,医疗管理委员会对从业者睁一只眼、闭一只眼。中医师人数不多、生意也不是很红火,同西医之间没有明显的竞争,医疗管理当局根本没有去“管理”。】

  在这期间,我认识了两位犹太朋友,一位是本森医师,他在韩国见识过针灸治疗,对针灸比较有兴趣;一位是地产开发商纽马克,在管理方面比较有经验。他们两位和我一样,有开办针灸诊所的梦想,当时我39岁,他们俩近50岁。

  我在以色列待过几年,算“半个犹太人”,所以和他们比较谈得来,于是在1972年5月份向纽约市医疗管理委员会正式提出从事针灸的书面报告,但没有得到回应。到了7月份,我们觉得不能再等,决定尽快开诊,诊所名为“纽约针灸治疗中心”。

  7月5日,我们在纽约开新闻发布会,宣布诊所正式成立。因为中医针灸诊所在美国本土成立是一个新生事物,引起了当地相当大的关注,各知名报刊杂志、电视台等来了90多位记者。我作为中医代表、本森作为西医代表、纽马克作为行政管理代表向媒体介绍针灸和诊所的运作方式,并接受媒体询问和回答。但他们中的很多人对我们这种经营模式存在质疑:没有医疗管理委员会的批准而从事针灸治疗,是否非法?针灸没有科学依据,是利用针灸的名义骗钱。尤其是纽约时报的一个记者,竟十分偏激地说:“中国是一个落伍的国家,根本没有医学可言”。

  我对于记者的质疑和侮辱十分生气,大声质问:“什么是医学?什么是科学?请问在场每个人,你们能说得清么?我认为中医是科学,也是哲学。中医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了,治愈了无数的病人,必然有其科学基础。不能因为你们听不懂中医理论,就断定针灸不科学,是巫术。”

  结果,当晚的新闻播放了我们的现场演示和解答,次日,美国连同世界各地共有280多家报纸报道了我们中心的开业,我们“一炮打响”了。一周之后,每天就诊的人数就达到150人次,两、三周之后达到每天200多。针灸治疗诊所生意的红火,引起了纽约医疗管理委员会的关注,美国联邦调查局(FBI)还介入了此事,以“针灸是医疗项目、只有有执照的西医可以使用”为由要求我们停诊,并冻结了我们的银行账户。(待续)

  樊蓥(ArthurYinFan),1998年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内科学博士毕业,副主任医师、副教授、硕士生导师,国医大师周仲瑛教授的学术继承人之一。2001年赴美,在华盛顿特区乔治城大学博士后工作1年,从事中药、保健食物药理及毒理研究;2002-2005年在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结合医学中心工作,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(NIH)第一个中医学高级培训人员(Fellow)。现任美国中医院校联合会(TCMAAA)科研部部长,华盛顿美京中医院主任。发表文章百余篇,其中英文文献30余篇,编写著作5本。


友情链接:
中国盐城,盐城,盐城市